斗牛45678是什么牛奶

棋牌之家 2019-04-23

“娘。你别瞎说。”欧阳清风一脸无奈地对他娘说道。 “你一边去。”说罢便不理欧阳清风,上下打量起她儿子带回来的这个姑娘。 “嗯,不错,生的还挺标志的,就是有些苍白,是不是没吃好啊?没事,以后进了我们欧阳家啊,保证你白白胖胖的。”欧阳夫人也不避讳,直接就说出来了。 “柔惠,见过欧阳夫人。”苗柔惠向欧阳夫人欠了个身,行了个礼。苗柔惠也不便说什么,但是礼数还是不能少的。 欧阳夫人就更喜欢了,长的好而且还懂礼数。名字也好,柔惠,温柔又贤惠。心里还在想那个李叔还说这姑娘怪异,她看挺好。 “不用多礼,不用多礼。”说着便伸手扶了一把。她是越看越喜欢。 “柔惠呀,你和我们家钦儿是怎么认识的呀?”欧阳夫人一脸八卦。 “这……回老夫人,我是来江都寻亲的,结果亲人没寻到盘缠到是花光了。幸好遇到了欧阳公子,侠义相助。”苗柔惠胡编一通说道。 “可怜的孩子。”欧阳夫人心疼地说道。 在一旁的欧阳清风沉默不语。他要对他娘说,这女人是他从墓地里带来的,看她还喜欢不喜欢。 “娘啊,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欧阳赶快岔开话题。要是再这么问下去还没完没了了。 “还不是李掌柜的,说你带回来个姑娘,我就来看看。”欧阳夫人直接就把李掌柜给卖了。 “柔惠啊,跟我们先回家,这事不急,慢慢来。”欧阳夫人说着,便拉着苗柔惠往家去。 “唉……”欧阳清风想说什么的还是,咽回去了。 “臭小子,你也快跟上。” 苗柔惠,不是不想拒绝,而是拒绝了也找不到落脚地方,倒不如先去他们家再做打算。 欧阳清风看着走在他前面的两人很是无奈。这老娘也真是,也不问清就把人往家带。本来还想怎么办呢,这下可好,不用了,老娘全解决了。 是夜,欧阳府。 苗柔惠坐在窗前,久久不能入眠。望着窗外的繁星点点,思绪万千。 当你不知明天该如何时,只有不停地回忆着昨天,因为那也许能找到最初的路。 面对欧阳夫人的热情过度,苗柔惠有理由怀疑,就像她怀疑欧阳清风一样。不过对于她这离奇的复生,又似乎所有的怀疑都显的多余,人生本来就是无常的不是吗? 天下大乱,他是北方的落魄公子,她是南方一方静土的官家小姐。 犹记那年元宵节,花灯初会。即便他落魄,那不是爱是情。 每个深闺小姐心中总会有个盖世英雄的。 那么一个落魄的人却是她心中的英雄,母亲对她说,你跟着他迟早会饿死的。她不停地为他辩解着,他只是时运不济。事实证明他真的只是一时时运不济。乱世总会有些不得志的人,而他便是其中之一。可是她等不到他功成名就的时候了。 皇家提亲,父母自然是,满心欢喜。 那时他们都没有权利说不,她是说了不,可是有用吗?人活着有太多的责任。 她负了他,他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她的。 他离开的第二年,她成亲了,成了王妃。丈夫是一个养在深宫的皇子,除了书读的多点,其他的什么都不懂,那个王爷丈夫会带她游园,泛舟,花前月下。面对宫外的纷乱。他从不但心。因为他有父皇,皇兄,还有疼他的母后。 丈夫对她说最多的话就是,有父皇呢,有皇兄呢,我们不用但心。一切是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。当他的皇兄,因病死去,他的父皇也走了,一个国家的责任降临到他们头上时,没有人会说你们还只是个孩子的。十六七岁长在温室的他们第一次觉得真的很无助。 后来,一个强大的王朝在北方诞生了,他们时刻都有亡国之灾。称臣,进贡,还是不安。 当她知道那个强势的王朝的创建者,是那年的那个他时。她没有意外,她知道他做的到。只可惜此时的他们是敌人。为了国为了家为了她的丈夫,她又再一次见到了他。 这一次的见面比不见更伤他的心,她用当年他们的情换了他的一个承诺。 一切又似乎恢复了平静。 妹妹进宫来看她,她自然是很高兴,当初的小丫头,如今出落的亭亭玉立。作为姐姐那自是疼着宠着。 当妹妹来对她说,她有心上人了。她还是很是高兴的。她对妹妹说,喜欢就在一起吧。心里想着切莫如当初的自己。 没有想到,妹妹的心上人竟是自己的丈夫。她一时只觉得很恍惚,病了,而且病的很重。这时母亲也进宫来看她了,不是来看她,这是来催她的命呐。母亲说,你让你妹妹进宫吧,你病成这样了,也要有人来照顾国主不是吗?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母亲,女儿都病成这样了,她心里还只有她们的荣华富贵。 那一刻她觉得不值得,她为了这么一群无情无义的人,狠狠地伤了那个人的心,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好可恶。简直罪该万死。 当她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,觉得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。 她不恨他们了,这就是命。 只觉得对不起他。 “喔!喔!喔!”鸡鸣天亮了。 一夜无眠。 “苗姑娘,夫人让你到前厅用餐。”苗柔惠只听门外一个丫鬟叫到。 “好,马上就去。”苗柔惠随声应到。 当苗柔惠收拾好,开了门。 “见过苗姑娘。”苗柔惠只见刚才叫她的那个丫鬟还立在门前。 想必是看她不认路,来给她带路的吧,果不其然。 “夫人交代姑娘刚来不熟悉,让奴婢来给姑娘带个路。姑娘,请跟,小玉走吧。”这个叫小玉的丫鬟说完便领着苗柔惠往前厅去。 一路上,只见是绿油织锦,不曾见花。几处房屋错落有致。 拐了个弯,进了个院门,便到了前厅。 只见欧阳清风与他娘已经在了,上首坐着欧阳夫人,欧阳清风坐在左侧。欧阳清风还是一身青衣,不过好像又不似昨天那件了。 欧阳夫人还似,昨天一般殷勤,见苗柔惠来了,连忙招呼到:“柔惠,快坐,别客气。” 苗柔惠刚坐下。 “昨晚休息的不好吗?”欧阳夫人看她脸色不太好关心地问。 “多谢夫人关心,可能是前些日子有些奔波,这一下子安静了有些不适应。”苗柔惠说的有些心酸。 欧阳夫人听她这么说,更是心疼。拍拍她的手算是安慰吧。 在一旁的欧阳清风听苗柔惠这么说,都笑出声来了。她以前是太安静吧,在墓地里躺了那么久。 欧阳夫人见她儿子这样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深深地觉得她的儿子不懂得怜香惜玉。 苗柔惠自然是听到了。她觉得没什么,至少他没拆穿她,不管怎样又收留了她,对他还是很感激的。 用罢早饭,欧阳夫人拉着苗柔惠,又是一番嘘寒问暖。并安慰她寻亲的事不要着急,她可以帮她打听打听,让她安心在欧阳府上住着。 欧阳清风吃完饭又不知上哪儿去了,本还想问他一些事的。 一上午欧阳夫人都在拉着她。 在午饭之前欧阳清风不知在什么地方回来了,苗柔惠看欧阳清风看着她欲言又止的。 因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,苗柔惠想问的,欧阳夫人又在。 最后欧阳夫人要午睡,让欧阳清风陪苗柔惠到花园里走走。 在花园找了一处坐了下来。 “谢谢你,真的不管怎样真的谢谢你。”这是苗柔惠对欧阳清风由衷的感谢。 “嗯,我也不说不客气了,既然你醒来第一个遇到我那也是缘分,其他的就不必多言了。”欧阳清风也觉得她挺可怜的。她以前的一些事,他也有听说一点。 “很多事情都过去了。”欧阳清风见她沉默不语,这句话好像是在安抚她,但也是事实。 “是啊,都过去了。”对她来说,前尘已殁。 午后的阳光甚好,花园凉亭石桌上围坐的两人,似乎陷入了沉默。 苗柔惠想问,却又不敢问。现在其实她很怕知道些什么。因为她清楚地明白,当日楚国也是如今这个后起王朝的附属国,所以用的也是天朝的年号。除非是新帝登基要不然是不可能换年号的。记得当日是建元三年,如今是景仁二年,有些事情已经是明白的了,不需要问的。 “听说前楚国国君今天死了。”欧阳清风把今天在外面听到的这一消息对苗柔惠说了。 苗柔惠心里咯噔一下,她以为国已亡,他应该早在亡国那日便应以身殉国。看来她还是高估了他,也是每个人对于死亡都会有本能的恐惧。 “死了也是解脱,亡国之君岂有善终的。”这道理谁都明白,苗柔惠以往熟读史书怎能不明白这个道理,与其每天担惊受怕地活着,到不如死了干净。不管怎么说,心里总是一些怅然的。 欧阳清风没想到她会这么冷淡,但是那句话里也夹杂了不少的无可奈何。 “那他那些妃妾呢?”苗柔惠想着,即便是亡了国,那些同床共枕的也该有各自的归处吧。其实她就想问她妹妹呢,不管怎样血缘至亲是抹不掉的。 “这就不太清楚了,听说最后只有他最后立的那个国后陪在他身边。哦,对了那个国后好像是你妹妹吧?”欧阳清风对于前朝的那点风流韵事也是略有耳闻的,毕竟这种事总是让人津津乐道的。 “是吗?那你有没有听说她怎么样?”苗柔惠还是想问一下。 欧阳清风看她那急切的神情也明白。亡国的女人似乎会比男人更惨。 “暂时没听说,听说明天就发丧了,封号还没定,明天就知道了吧。至少对于这种事朝廷总是要走走过场的,至少要安抚一下以前的楚国臣民的。”欧阳清风也是听来的,他也不是很清楚。